新闻分析瑞典缘何不再统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

新闻分析:瑞典缘何不再统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3月16日电 新闻分析:瑞典缘何不再统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

在社会防控措施方面,瑞典目前仅限制了500人以上的集体活动和取消涉及7万人的春季高考,尚未采取边境管控和关闭学校等措施。瑞典公共卫生局专家安德斯·蒂格内尔曾表示,关闭学校意味着“更多医护人员被迫在家照顾孩子无法工作,如果孩子交给老人照顾更会增加老人感染的风险”。

另一位瑞典专家劳科洛夫则表示,政府有关机构应建议民众远程工作,让孩子们远程上课,尽可能取消一切存在交叉感染风险的公共活动。

蒂格内尔接受瑞通社采访时说,政府意识到已无法在全民达到“群体免疫”前阻止病毒在瑞典进一步传播,“但(群体免疫)这一目标必须缓慢、有节奏、可控制地实现,以便医疗体系来得及应对”。蒂格内尔说,现在确切地知道瑞典有多少人确诊已变得不再重要。

公报在部署2020年反腐败重点工作时指出,要“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加大国有企业反腐力度,坚决查处资源、土地、规划、建设、工程等领域的腐败”。

勒文13日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新冠肺炎疫情是瑞典公共卫生领域多年来面临的最严峻挑战。瑞典官方称,目前的应对策略和抗疫措施都基于瑞典公共卫生局的“专业意见”。

瑞典社会福利局局长维格赛尔在发布会上说,针对目前各地区医疗防护设备短缺的问题,“中央政府已经集中采购了一批防护设备,但运输和分配到各地区医院还需要一定时间”。

不过,瑞典官方也在加强疫情防控措施。瑞典首相勒文15日在与瑞典公共卫生局等部门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时表示,瑞典将重新启用一些废弃的医院和养老院,以增加用于救治的医疗资源。瑞典政府此前还临时调拨3亿瑞典克朗(1美元约合9.77瑞典克朗)信贷额度用于采购医疗物资等。

在现有医疗条件下,如果只是轻症患者和疑似患者,瑞典医院并不收治,他们被要求在家自我隔离,有紧急情况才去医院。对于一些人群在家隔离面临种种不便等问题,瑞典一些民间组织伸出援手,比如呼吁年轻人帮助老人前往药房取药等。

“再如,从土地审批、规划设计到工程开工建设已形成‘一条龙’。所谓‘工程上马、干部落马’,近些年来有过不少案例。对这些领域加大反腐力度,体现了问题导向。”庄德水说。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部副主任贺新元指出,公报对“三不”作出上述政治定位意义重大。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中共十九大明确提出,要“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

“考虑到近年来制定修订的不少条例都对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提出了约束性要求,修订党员权利保障条例也有助于保障党员各项权利尤其是监督权,从而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庄德水说。(完)

2019年1至10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调查金融系统违纪违法案件5500余件。宋伟认为,金融反腐在取得上述成效的基础上,仍存在不少问题。持续有效削减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是关键。

继去年中央纪委全会公报点名“金融反腐”之后,此次公报再对金融反腐作出部署。宋伟认为,中共金融反腐正走向深入。

瑞典公共卫生局日前宣布,将不再统计全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引发巨大关注。这是瑞典政府根据医疗资源有限的实际状况而作出的决定,同时政府也在加强一些疫情防控措施。瑞典国内一些专家对此表达了不同意见。

推动研究制定监察官法备受外界关注。宋伟认为,随着监察体制改革推进,监察官法的出台有利于清晰界定监察官的权责义务,包括保障监察官有效行使权利,更好履行关于责任、纪律、法律等方面的要求。

“实施条例旨在解决监察体制改革、监察法实施和监察机构运行中遇到的问题,运用法治方式解决实际问题。”庄德水说。

明确“三不”定位:反腐败格局更科学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认为,藉由此次全会,“三不”的性质和地位得以明确。“中共反腐败的目标更加明晰,反腐败手段更加精准,正推动形成更加稳定、科学的反腐败战略格局。”

现行党员权利保障条例于2004年开始实施。庄德水指出,随着中共出台关于党组、党支部、纪律处分、问责等在内的一系列条例,组织权限和运行机制显著完善,在此背景下,修订党员权利保障条例可以说是“顺势而为”。

加强制度建设:着眼构建监察法体系

围绕持续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公报作出一系列部署,其中包括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制定监察法实施条例,推动研究制定监察官法。

“这明确体现出‘三不’效果的不同步性,不敢腐的目标实现效果明显,不能腐的目标实现效果次些,不想腐的目标实现效果又差些。全会公报明确‘三不’的定位和作用,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到了‘三不’同步协调、统筹联动而产生总体效果的时刻,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对‘三不’思想和机制的迫切内在要求。”贺新元说。

瑞典医疗体系在照顾现有确诊病例时已感到巨大压力。据瑞典媒体近日报道,首都斯德哥尔摩地区的一次性医护耗材已严重告急,不得不考虑回收再利用。在斯德哥尔摩以外地区,不断有医护人员因在无防护且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新冠肺炎患者而被迫隔离的情况发生。

庄德水认为,制定监察法实施条例和推动研究制定监察官法,都是着眼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监察法体系的一部分。监察法有些规定的原则性比较强,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一些地方部门难以把握工作要求,有必要制定实施条例,细化相关内容,使其更有可操作性。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上述部署精准切中当前要害。比如去年中共对42家中管企业开展巡视,已发现一些问题。今年提出加大国企反腐力度,意味着将在延续去年势头基础上,进一步向腐败亮剑。

公报指出,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不仅是反腐败斗争的基本方针,也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方略。

为何瑞典公共卫生局不再统计全国确诊人数?瑞典公共卫生局给出了一个现实的解释,那就是检测试剂数量有限,不可能对所有轻症和疑似患者及密切接触人员进行检测,现有检测能力只能满足对部分人的检测需求,优先检测的人群是那些已住院需治疗护理、有其他并发疾病的老年人等高危人群。

如果有更多疑似病例接受检测,那么瑞典医疗体系将面临更大压力。瑞典流行病学家安妮卡·林德对瑞典《快报》表示,她认为当前应对策略的目的是“不给现有的医护工作带来更多沉重负担”。

尽管瑞典公共卫生局已宣布不再统计全国确诊人数,但根据瑞典各地区独立统计数据计算,截至当地时间15日晚,瑞典全国新冠肺炎病例已增至1032例,死亡3例。

也有专家表达了对政府应对疫情策略的不满。从事病毒研究长达30年的瑞典教授塞西利娅·瑟德贝里-努勒尔在接受瑞典电视台采访时说,瑞典政府迫切需要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部署反腐重点:精准切中当前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