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美优品私有化方案尘埃落定陈欧十年难有定论

2020年第一天,陈欧在微博上发问: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对吧?评论区里声音一片,陈欧鲜少回复,面对外界的质疑他也同样如此。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的十年,陈欧带领的聚美优品把握住了互联网流量红利,享受了高光,也经历了低谷,而他本人也变得更加谦逊、低调。 有人说,垂直电商大势已去,聚美、当当都没什么看头;也有人说,现在的聚美优品早就不是靠电商,共享充电宝街电才是一张好牌。打好这张牌,陈欧有机会翻身。 2017年5月,聚美优品以3亿元入局街电科技,在共享充电宝市场的初次登场,就被人调侃“不务正业”。王思聪更是在朋友圈发表了“吃翔赌约”。 那是共享经济成为全民热词的年代,单车、汽车、雨伞、板凳……网上甚至有人公开租赁男女朋友,万物似乎皆可共享。而随着产品的愈发多元,共享经济似乎也成为泡沫经济的同义词,鲜少有人发现潜藏在乱局中的真需求,陈欧算是其中一个。 但在2017年,共享充电宝仍前景不明,争议不断。陈欧很快发现蕴藏在其中的机会。他用百亿级市场、刚需、高频、用户量大来描述共享充电宝的特征。这种在他眼中如水电煤一样重要的基础需求,正是通往优质线下的入口。2018年,街电首次实现年度盈利,成为首个实现规模化盈利的共享充电宝品牌。 有人说,街电的成功是陈欧和聚美优品的一场翻身仗,也预示着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崛起。资本总是逐利的,2019年美团点评开始在全国布局共享充电宝业务;同年年底,怪兽充电获得以软银软景基金领投的C轮融资,融资总额达5亿元,这也被业界看成是可能打破共享充电宝市场格局的一把重锤。 拿到钱的怪兽充电势必要发起大举进攻,抢地盘、抢用户、抢资源,价格战一触即发,2020年更是决胜关键期。同样身处头部地位,街电不可能坐怀不乱,若被迫跟进价格战,再算上一季度因肺炎疫情导致的运营成本损耗,年内或难以盈利;若不跟进,街电的市场份额必然不断被蚕食,领先的行业也就地位不保。 因此,在美国证券市场已经很难融到资的陈欧,时隔4年再提私有化,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决心更大。 2月25日,陈欧抛出的私有化要约方案达成,每ADS20美元的收购价格未变,一旦私有化要约完成,聚美优品将会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在股价迟迟不见起色的情况下,私有化或是聚美优品不得已的选择,尽快脱离上市框架限制、安心孵化新业务可能是陈欧最想达成的夙愿。 未来十年,街电能不能救聚美不好说,有没有新业务再让陈欧重回高光时刻也未可知,现在能看到的、能肯定的是,陈欧没停步,曾不慎跌入谷底的他还在攀爬,虽然这次有点低调,有点不像大众认识的陈欧,但看好未来的乐观依然在。

武汉市慈善总会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说明称,根据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4号通告,武汉市慈善总会的非定向捐赠款由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设定专户,统一规划引导使用,有利于更加精确及时有效地发挥社会捐款救急救难作用,助力全市疫情防控。截至目前,27亿元捐赠款已全部用于三个方面:

一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等医疗机构隔离病房改造,治疗设备、药品耗材购置等疫情防控支出;

据武汉市慈善总会官网信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社会各界纷纷来函来电,表示对防治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并希望捐款捐物。为了方便社会各界的捐赠工作,根据《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4号)》的要求,武汉市慈善总会设立“新型冠状病毒防控专项基金”。

2月4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30万人次,同比下降88.5%。连日来,铁路部门加强运输组织,全力保障防控和生活物资运输。截至2月3日18时,全国铁路累计装运疫情防控保障物资2406批、105118件、19765.35吨。

《慈善法》第五十一条:慈善组织的财产包括:(一)发起人捐赠、资助的创始财产;(二)募集的财产;(三)其他合法财产。

对于此事涉及的相关部门,何国科表示,我认为社会捐赠财产由指挥部统一调配这个没有问题,但对于上缴财政的行为不能理解。对于上缴市财政的社会捐赠资金,更是应该做好信息披露,不能说上缴财政了,慈善组织也好、政府也好,其信息公开相关义务就结束了。财政怎么使用的,用做什么,用了多少?这些信息也应当披露。

武穴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

三是区属医院治疗设备、药品耗材购置,社区防控等。

《中国社会报》在2月10日的一篇报道中称:

对此,据公益时报,北京致诚社会组织矛盾调处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国科表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后,所有捐赠人的捐赠目的,还是比较明确的,就是用于新冠肺炎的防控,慈善总会作为受赠主体,应将受赠的财产用于疫情防控。武汉市慈善总会根据指挥部要求上缴市财政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违背了捐赠人对捐赠资金如何使用的意愿。

捐赠的款物原则上由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使用。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将依法依规公布捐赠接收和使用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高级顾问夏彧歆认为,武汉市慈善总会接收的款项属于社会捐赠,是慈善财产。武汉市慈善总会应当按照募捐方案使用捐赠财产,如果需要变更,须经法定程序。而目前在武汉市有关部门发布的各类公告、武汉市慈善总会公布的募捐方案中,均未提到社会捐赠款项要上缴武汉市财政。

该报道还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31日,(武汉)全市社会组织及会员企业累计捐款超5400万元,累计捐赠价值超3400万元的医用物资和通用物资。

对此,有专家表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后,所有捐赠人的捐赠目的,就是用于新冠肺炎的防控。武汉市慈善总会根据指挥部要求上缴市财政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违背了捐赠人对捐赠资金如何使用的意愿。

《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民政部令第59号)第十九条:慈善组织应当加强对募得捐赠财产的管理,依据法律法规、章程规定和募捐方案使用捐赠财产。确需变更募捐方案规定的捐赠财产用途的,应当召开理事会进行审议,报其登记的民政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开。

民航方面,截至2月3日,民航系统共保障5319个航班,运送防控物资677158件,累计5375.87吨。

对于“27亿元善款上缴市财政”引发的争议,武汉市慈善总会今日(2月12日)回应称,是一个误读,27亿元捐赠款已全部用于疫情防控。

而武汉市慈善总会也在今日(2月12日)发说明回应称,媒体此前报道的“武汉市慈善总会将27亿元捐赠款上缴财政”是一个误读,27亿元捐赠款已全部用于疫情防控。

武汉市慈善总会负责接受捐款和通用物资。

而目前在武汉市有关部门发布的各类公告、武汉市慈善总会公布的募捐方案中,均未提到社会捐赠款项要上缴武汉市财政。

对于接受捐赠的主体,上述通告也明确指出:

为有效应对当前疫情发展严峻形势,控制人员流动和车辆通行,彻底阻断疫情传播,保护广大市民的身体健康,从2月16日开始,市公安局巡逻队将在街面巡逻,督查本《通告》执行情况,凡没有防疫工作任务而上街的居民(因病治疗的除外),一律送到体育馆集中强制学习;凡无通行证、不按规定上街行驶的各类车辆,一律查扣,同时倒查所住小区包保党员干部,一并移交纪委监委倒查责任。请全体市民自觉遵守《通告》,各包保单位善始善终,严格管理。

武汉市慈善总会作为民政部指定的五家接收捐赠的单位之一,主要负责接收捐款和通用物资。为做好慈善捐赠工作,武汉市民政局制定《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捐赠工作规程》,制发《关于加强新型肺炎防控社会捐赠工作管理的通知》,规范应对疫情的社会捐赠管理。

上文提到的《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4号)》中也对捐赠物资的使用进行了说明:

27亿元善款上缴市财政

何国科指出,上述《公益事业捐赠法》中提及的政府接受捐赠,也是按捐赠人的要求。

1月23日以来,累计向社会发布接受捐赠款物情况的公告8期,捐赠款使用公告2期(涉及资金14.35亿元,含定向0.47亿元),实现全额全程公开。截至2月2日12时,市慈善总会接收社会捐款共计30.226197亿元,并于1月27日起分4批上缴市财政,累计划转27亿元。

武汉市慈善总会回应:全部用于疫情防控支出

武汉市红十字会负责接受医用耗材、防护用品等专项物资。

专家:若有此必要,须经法定程序

二是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以及方舱医院、留观隔离点建设改造,治疗设备、药品耗材购置等;

根据《公益事业捐赠法》第十一条:在发生自然灾害时或者境外捐赠人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作为受赠人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可以接受捐赠,并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对捐赠财产进行管理。

对于该专项基金的用途,武汉市慈善总会表示,根据《慈善法》、《公益事业捐赠法》有关规定和疫情发展情况、防治任务、紧急需求、经济状况和资源配置均衡性等因素的实际情况,接收的款物原则上由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根据全市疫情防控所需进行统筹调配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发稿,武汉市慈善总会已经筹得新型冠状病毒防控专项基金34.87亿元,其中,已使用32.5亿元。